6月25日,利比亞“國民代表大會”選舉開始舉行。這是自2011年卡扎菲政權倒台後利比亞舉行的第二次議會選舉。此次選舉產生的“國民代表大會”將取代現有的“國民議會”,成為利比亞政治過渡期間的最高立法機構。有分析認為,經歷了“全國過渡委員會”和“國民議會”時期之後,“國民代表大會”的產生,將標誌戰後利比亞的政治進程進入到新的階段。然而,利比亞國內的政治僵局與炮火不斷,再加上低投票率,使得這場選舉本身變得足夠艱難,似乎預示著利比亞的未來依然充滿艱險。
  2011年2月,利比亞革命爆發,卡扎菲政權被推翻。隨後,利比亞開始實行多黨制。2012年7月7日,利比亞歷史性地舉行了43年來的首次議會選舉。
  利比亞議會是一院制議會,稱為“國民議會”,擁有200個議席。在2012年的那次選舉中,世俗派政黨“全國力量聯盟”獲得39席;具有穆兄會背景的伊斯蘭政黨“公正與建設黨”獲17席;主要活躍於利比亞東部地區的自由派政黨“全國陣線黨”獲3席;其餘席位被小黨瓜分。“國民議會”被授權在18個月內暫時掌管國家,併在此期間完成制定憲法、選舉總統等工作。利比亞國內的世俗派與以“公正與建設黨”為代表的宗教力量的角力,則在“國民議會”這個舞臺上愈演愈烈,利比亞逐漸陷入“走向世俗”還是“走向宗教”路線之爭的泥潭。
  2012年10月14日,“全國力量聯盟”支持的阿裡·扎伊丹戰勝“公正與建設黨”支持的穆罕默德·哈拉里,當選為利比亞臨時政府總理。但是自2013年起,以“公正與建設黨”為代表的宗教力量多次提起對扎伊丹的不信任案,指責扎伊丹缺乏領導力,導致國家局勢混亂。2014年1月21日,“公正與建設黨”在利比亞臨時政府中的5名部長集體辭職,以此舉動對扎伊丹表示抵制。2014年3月11日,利比亞“國民議會”通過了對扎伊丹的不信任案,扎伊丹隨後下臺。2014年5月4日,宗教力量支持的艾哈邁德·馬蒂格當選為利比亞臨時政府總理。但很快,利比亞最高法院又裁定該選舉違憲。
  本屆“國民議會”的18個月任期,本應在今年2月7日屆滿,按照先前設定的時間表,“國民議會”應在那時就正式移交權力並解散。但是,利比亞宗教極端勢力和世俗勢力在此問題上一直爭執不下,“國民議會”的任期最終在宗教極端勢力的主導下延長。這招致世俗勢力的強烈不滿。5月,政治上的僵局終於引發了新一輪的武裝衝突,利比亞被引向了新一輪“內戰”的邊緣。
  聯合國稱,此次國民代表大會選舉是“利比亞走向穩定的民主治理轉型的重要一步”。但現實情況是,武力衝突在6月25日選舉當日也並沒有停止。據BBC報道,利比亞政府軍與伊斯蘭民兵武裝於選舉當日在班加西郊區發生了武裝衝突。此次選舉的低投票率,也讓人懷疑這“重要一步”是否能夠成功邁出。據悉,利比亞共有約340萬合法選民,但在此次選舉中只有150萬選民完成了登記。這個數字大大低於2012年舉行第一次議會選舉時的註冊選民人數。
  上周在埃及訪問的美國國務卿克裡表示:“美國對利比亞目前的危機並不負有責任,對伊拉克危機也一樣。”2011年卡扎菲政權被推翻後,美國總統奧巴馬曾表示:“未來的日子是艱難的。但是美國和國際社會將致力於幫助利比亞人民。”2012年9月11日,美國駐班加西領事館遭襲,包括美國駐利比亞大使在內的4名外交官身亡,這起事件在美國政壇引起軒然大波。此後,美國對利比亞應該採取何種政策,在美國國內也難以達成共識。
  被美歐“拋棄”的利比亞,能否通過此次選舉開啟新的未來?輿論對此並不樂觀。分析人士擔心,選舉結果一旦出爐,一些民兵組織和團體可能會拒絕接受選舉結果,利比亞國內政治勢力分化的情況可能愈發惡化。
  本報北京6月27日電  (原標題:“國民代表大會”選舉難讓利比亞走出泥潭)
創作者介紹

油漆粉刷

xg82xgviq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