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商報消息 日前,由工信部軟件與集成電路促進中心、國防科技大學聯手Canonical共同研發的國產操作系統優麒麟Ubuntu Kylin15.04版的發佈遭到了媒體的吐槽,這對於目前我們正在大力推進和發展的國產操作系統,無疑又是一個不利的消息。那麼,為何國產操作系統享有國家資金的扶持、企業的積极參与,卻依舊收穫不佳?
  不妨就從近日遭到吐槽的優麒麟Ubuntu Kylin15.04版國產操作系統談起。由於媒體已對這款系統做了詳細的評測,所以其功能的乏善可陳我們就不再贅述,只談談它與之前的國產操作系統存在的共性問題。
  首先,優麒麟Ubuntu Kylin15.04版操作系統,是一款面向桌面的操作系統。提及桌面操作系統,人們馬上就會想到微軟的Windows。其在桌面操作系統市場耕耘了近30年,其間也遭受過挫折,例如Vista系統臃腫及兼容性差等導致的市場表現不佳、Windows8違背傳統PC用戶使用習慣的融合等。每當微軟Windows系統出現所謂市場表現不佳時,總有對手試圖藉機在桌面操作系統上位,但最終還是雷聲大雨點小。直至今日,微軟在桌面操作系統的絕對優勢仍無人撼動。那麼,問題來了,我們是否非要堅持往桌面操作系統這個方向去投入和努力?
  另外,從媒體評測來看,這個中文名為優麒麟的操作系統其實就是一個經過漢化,增加了幾款第三方中文應用軟件的Ubuntu操作系統(一款開源操作系統,全球用戶規模超過2000萬),與Windows非常接近。很顯然,在桌面操作系統的開發上,很難有廠商不受Windows的禁錮和影響,難有突破性的思維和方法。值得一提的是,隨著明年Windows10的發佈,微軟可能會採取更為激進的商業模式——大幅降低Windows的授權費,甚至不排除免費的可能。屆時,我們在桌面操作系統上會遭遇更大的衝擊。
  提及努力的方向,之前倪光南院士曾提出從移動操作系統入手來發展國產操作系統。然而,在移動操作系統市場,微軟的Windows被谷歌的Android所替代。其間三星的Bada、英特爾與三星合作開發的MeeGo、Palm的Web OS、Sailfish OS(旗魚操作系統)等移動操作系統試圖挑戰Android的地位,但除了關停或變種之外,對於整個移動操作系統的格局並未造成實質影響。需要說明的是,三星當時開發Bada之時,其在Android市場的表現如日中天,本以為可以借助自己本身硬件平臺的影響力和出貨量最次也能占個位置,但最終仍是無可奈何花落去。
  此外,作為桌面操作系統的老大,微軟儘管投入巨大,巨資併購諾基亞,甚至在今年採取了移動操作系統免費的策略,但也未能有實質性突破。由此可見,移動操作系統市場的水比桌面操作系統更深。這不得不讓我們再次審視我們國產操作系統努力的方向性問題。
  最後,我在“優麒麟”中發現的問題是,開發方為工信部軟件與集成電路促進中心、國防科技大學與Canonical三方。其實何止是這款操作系統,之前我們開發的所謂國產操作系統,多數情況下的參與方是科研機構,而借鑒和合作的對象也大多是在此領域的失意者,例如挑戰微軟Windows的Canonical公司開發的Ubuntu。在我看來,首先,與曾經被市場證明失敗、至少是不利的廠商合作,就有可能為日後的失敗埋下了伏筆。其次,就是我們的科研院所及機構,它們往往與市場的需求嚴重脫節,更傾向於閉門造車,其研發出來的操作系統不能滿足市場和用戶的需求,也自在情理之中。  (原標題:國產操作系統為何乏善可陳)
創作者介紹

油漆粉刷

xg82xgviq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